KAIRUN白粉藤属

主页 > 白粉藤属 > 白粉藤属

把我拉至檐廊下的敞亮处

  杜甫《枯棕》云,“蜀门多棕榈,高者十八九”。回忆中的棕榈树,无一不是“高不成攀”,剥棕时,得借助木梯。先用形似镰刀的“新月刀”抵着树干绕一圈,将毗连树干的边缘划开,悄悄一揭,剥笋般,一层层将其从“母体”剥离。

  昔时摩西率领以色列人出埃及,过红海,在田野走了三天,又饥又渴。后来他们来到了以琳,终究有了水喝,有棕果吃。故以色列人视它为纯洁之物,生命之源。棕榈树生命力兴旺,在戈壁里也能顽强发展,每逢喜庆的日子,以色列人会举着棕叶来庆贺。

  棕榈叶终身最为光耀之时当属端午节,家家户户用它捆扎粽子。当它与箬叶相遇,嘉偶天成,别有韵致,非论色泽仍是气息,皆相宜。包粽前,棕榈叶被撕成千丝万缕,与箬叶一路在滚水中煮一煮,能起到杀菌、添加韧性的感化,还可激发出藏匿叶脉间的清香。

  我们小孩子惦念的是棕榈花。大人立在梯上剥棕,我们围在树下扶梯、捡棕,争献“热情”,谁表示最佳,便可最先获得奖赏的棕榈花。宋董嗣杲《棕榈花》曰:“碧玉轮张万叶阴,一皮一节笋抽金。胚成黄穗如鱼子,朵作珠花出树心。蜜渍可驰千里远,种收不待初春深。蜀人事佛营精馔,遗得坡仙食木吟。”

  由一扇,想到一拂。所谓拂,即前人清谈时执以驱虫、掸尘,插有兽毛,故又称麈尾,后成为名人雅器,常执在手,以示身份。曹庭栋《摄生漫笔杂器》中说:“棕拂子,以棕榈树叶,掰作细丝,下连叶柄,即可手执。夏月把玩,以逐蚊蚋,兼有清香,转觉雅于麈尾。”本是薄陋之物,在雅士心目中,堪比饰以兽毛的麈尾高雅。曹庭栋为清代出名摄生家,琴棋书画无欠亨晓。他本性恬淡,曾被举孝廉而峻拒不就,终身著作颇丰,著有《老老恒年》等。

  棕榈树在永嘉楠溪一带天井最为常见,树干高耸,叶色葱翠。木材可制器具。扇形叶鞘可供编织。棕可制成扫帚、掸子、蓑衣。其花是一味中药,可止血、止泻、活血、散结。一身皆宝,恵利于民。

  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”?昔时拿棕毛给我治眼疾的健硕的母亲,现在糊口起居得由保姆和老父照顾。而阿谁食棕榈花,玩棕榈扇的小女孩,亦是人心俱老!

  先从制造简略单纯扇说起,铰剪沿扇形边缘一剪即可。隔邻一位辈分称阿叔的,那时他刚上中学,会写小楷,喜好在扇子上涂鸦打油诗:“扇扇有冷风,日日拿手中,年年五六月,夜夜赶蚊虫。”写罢,举着扇子,摇头晃脑地念起来,尔后学着大人的样子,拿扇在柴火上烤一烤,墨迹就不易零落。惹得我们这群小孩甚是眼馋,缠着他,万般奉迎,方得一把。

  在西方代表纯洁、夸姣与喜悦的棕榈树,与楠溪棕榈树分歧,前者属棕榈科的海枣树,可成果子。

  但现在,网上对棕榈花的食用价值与药物价值却有较高的评价:养分丰硕,兼有消炎清火及降血压功能。还可做成美食,如炒肉炖鸡烧汤,鲜脆爽口。姐说,到时釆些试试。

  阳光晃得眼睛生疼。手中的棕榈叶,又起头卷曲,总要做点什么吧,才不负老家那对旧道热肠的邻人佳耦帮手釆撷一番。坐回,在拆拆折折中,终究想起一种俗称“重重”的棕叶编织物,过去是楠溪农家孩子不成或缺的玩具,手扯两头,可一伸一缩,貌似手风琴。许是反复折叠的编织手法,让它得此俗名。小时候见邻家小孩玩过,却不知怎样折,于是起头测验考试,试了几回,总算找对了路子。半成品像架直升机,还可拿来当小摆件。又信手做了个杯垫。

  每年四蒲月份,是棕榈花采集的季候。成熟的棕榈花苞身形丰腴,一串串黄澄澄,十分诱人。掰下一块,咯吱咯吱大嚼起来。“孺子佬,嘴勿馋,吃多了会聋耳朵!”我们便不敢再吃。不但是被大人的话唬住,而是其味涩中略苦,图解一时之馋而已。听母亲说,饥馑年代,村夫食草根,咽糠团充饥,就是没传闻食棕榈花果腹,怕食之过量中毒变成聋人了吧?

  枯萎的叶子在茶色的汤水中舒展,色泽趋于茶青。从锅里捞出,一时愣住,拿它做什么即便什么都不做,闻着,都觉着是好的,从头泡在水槽中。拿了一小枝

挡墙
半固定沙丘
安络血
白花菖蒲莲
普拉睾酮钠

万料堂万料论堂_万料堂论坛资料图库,万料堂主论坛开奖结果

网站地图